铁皮石斛组培的方法及发展现状

  铁皮石斛为中华名贵珍稀药材,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近年来开发研究较多,本文石斛网带来铁皮石斛组培的方法及发展现状。
 
  一、铁皮石斛组培的方法:
 
 
  石斛是一种名贵的中草药,有“深山灵芝”的美称,现在可以通过饲养大量的进行培植铁皮石斛究竟如何组培呢?请看一下具体的步骤。
 
  1)首先我们选取健壮铁皮石斛的枝条,剪取3~5厘米,把扦插条放在高锰酸钾溶液里面浸泡,进行消毒杀菌,然后用纯净水清洗干净。
 
  2)放在培养基中进行培养,大概10天左右根茎会出现膨大的状态,
 
  3)培养的环境为温度20度左右,要求有散射光,放在阴凉通风处。
 
  4)再过20天左右他的根茎就会膨大为1~2厘米的颗粒状,会生出小根,
 
  5)等到长出,3~4片小叶子的时候就可以出瓶了,
 
  6)出了瓶的铁皮石斛,我们用苔藓或者树皮作为介质,同时要保持有散射光,而且要有70~80%的湿度,每天进行喷水,铁皮石斛不耐高温,一定要在30度以下同时也不耐霜冻,要保证在5度以上的环境,才能够健康生长。
 
  二、铁皮石斛组培发展现状:
 
 
  【摘要】铁皮石斛为中华名贵珍稀药材,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近年来开发研究较多,本文对铁皮石斛组织培养外植体的选择、消毒方式、培养基筛选、培养条件等,进行概括总结,分析铁皮石斛组织培养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应的解决策略及研究发展方向。
 
  【关键字】铁皮石斛,药材,组织培养,影响因素
 
  铁皮石斛(dendrobium candidum wall.ex lindl)兰科石斛兰属多年生的草本植物,是中国传统名贵药材[1]。在中国原产安徽、浙江、福建、台湾、云南等地,主要附生在岩石或树干上。由于其生长条件的特殊和分布的局限性,野生条件下自然生产率低,又经长期的过度采挖,使得野生铁皮石斛濒于枯竭,国内的市场供不应求[2]。在常规的条件下,人工繁殖比较困难,且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长期以来组织培养技术由于繁殖快、增值高等特点在植物生产过程中得到广泛的应用。近年来有关铁皮石斛组培方面的研究日益增多,但个文献研究在外植体选择,培养基利用,培养条件及消毒方法各有不同,本文对其进行概括总结,分析铁皮石斛组织培养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应的解决策略及研究发展方向。旨在方便铁皮石斛研究者文献查阅,为铁皮石斛事业的发展提供理论支持。
 
  1、外植体的选择
 
  组培中外植体的选择尤为重要,外植体不同实验结果也会有所不同。铁皮石斛组培中,已有用种子、根尖、茎段以及腋芽为外植体[4],获得种苗的研究。在实验中采用无病害一年生的铁皮石斛健康苗的茎段、茎尖和种子的较多,且效果比其他外植体要好。选择种子作为外植体时,种龄对种子萌发时间有关:60-180天的种子,种龄越长,萌发所需要的时间久越短,萌发率就越高。种龄较短萌发率低,但是过长萌发时间和萌发率差异就不明显[5,6]。
 
  2、消毒方式
 
  为了保证幼苗可以有效地保持母株的优良性状,防止新生苗发生变异或是病变,铁皮石斛组培中常运用无菌苗。但是在初期实验或后期改良中,外植体的消毒方式对实验的成果起关键作用。铁皮石斛外植体的消毒多采取常规的二次消毒法,即在流水下冲洗30-60min,接着在无菌室内用70%或75%乙醇处理30s,再用0.1%hgcl2浸泡6-15min,100 g/l的naclo溶液中浸泡20min或直接在2%naclo溶液中处理10min,无菌水冲洗4-5遍[6,7,8]。运用最多的是流水冲洗1小时,75%乙醇处理30s,0.1%hgcl2浸泡10min,无菌水冲洗4-5遍。
 
  3、培养基的筛选
 
  3.1基本培养基
 
  有研究报道,铁皮石斛在ms、1/2ms、n6、1/2 n6、white、ls、vw、 kc、sh、pt、b5、rm和fonnesbech等基本培养基中均能生长[2,5,8,9]。但最适培养基也因外植体的不同而异。铁皮石斛种子在ms、1/2ms、n6、1/2 n6、white培养基中萌发率较高[2,5,8];茎段在ms和n6培养基下效果最好;原球茎的最适培养基为1/2ms[9,10]。诱导培养和增值培养常用的是ms基础培养基;生根培养和壮苗用的是1/2ms为基本培养基[11,12]。
 
  3.2激素选择
 
  不同的激素对外植体的增值效果、生根状态都很大影响。:naa会促进生根,浓度过高会抑制丛生芽的萌发,最适浓度为0.2-0.5mg/l。6-ba对芽的诱导有益对胚萌发后的生长有抑制作用。2,4-d对胚的萌发有抑制作用。2mg/l的kt对带芽的茎段和叶的分化起促进作用等[5,11,13,14]。在培养基中添加aba预培养,能够提高试管苗的开花率[2]。在铁皮石斛组培中常用6-ba和naa激素。
 
  3.3添加剂
 
  在培养基中加入碳源与一些天然添加物可以促进原球茎的增值与分化。加入活性炭,可以吸收植物的新陈代谢废弃物,还可防止植物组织的褐化和促进胚胎的发生与生长。马铃薯汁、苹果汁、椰子汁、番茄汁、香蕉汁等能促进原球茎的增值与分化[2,3,4,13]。还有研究表明,在培养基中加入agno3有抗原球茎衰老,增进原球茎的正常成苗,浓度为1mg/l时效果最佳;浓度为2mg/l时,植物发生轻微的毒害、坏死现象[14]。在实验中运用最多的是椰子汁和香蕉汁。
 
  4、培养条件
 
  有实验表明,温度高于27℃,原球茎增值较慢,生长不适,少许出现死亡现象;温度在23℃时,原球茎的增值速度就会降低。但是温度越高,培养中分生苗的数量就越多[15,16]。有关原球茎的研究中发现,ph值在培养过程中会降低,培养体褐变,反复的转接到新鲜培养基中可以防止此现象[17]。实验中大都培养条件采用:温度22-25℃,光照强度1200-2000lx,光照时间为8-12h/d,ph值5.4-5.6。
 
  5、铁皮石斛组织培养现存问题
 
  近年来,铁皮石斛组织发展迅速,很多公司都实行了规模化生产,这既对野生铁皮石斛起了保护作用,也缓解了市场供不应求的局面,促进了医药界等的发展。但现在的研究中还存在些不足之处:一、组培苗培养周期长,成本高。从外植体培养到植物再生,需要多次转换培养基,这样过程复杂,消耗的成本高。二、组培过程中,大多数只为保证植物本身的遗传性和提高繁殖倍,在铁皮石斛所含药用成分的含量的保持和积累方面研究甚少。三、虽然铁皮石斛外植体来源广泛,但是几乎都用种子和茎段的研究,虽然实验成果令人欣喜,但是种子和茎段资源毕竟有限。四、有关报道说:铁皮石斛原球茎增值培养10代以后就会产生退化现象,导致原球茎胚性的消失,只可以增值但是不能分化且会发生玻璃化现象。一般原球茎繁殖代数控制在4代内,茎段繁殖在6代以内,否则会降低移栽的成活率。五、以种子为外植体时,繁殖的后代不稳定,有可能会发生变异,无法保证后代的优良性[4,5,8]。
 
  6、铁皮石斛研究及发展方向
 
  针对上面所诉不足,铁皮石斛今后的研究方向为:一、对培养基和培养条件进行进一步优化筛选,从而缩短周期,降低成本,提高生产率;并能通过改变条件来达到保证种子培养后代的优良性,改善原球茎和茎段培养代数过多性能退化等现象。二、加大对铁皮石斛药用成分的保持与积累与培养条件的关系研究,提高组培苗的药用有效成分的含量。三、加强对铁皮石斛其他外植体的研究,以便在研究中能够充分利用资源,提高资源利用率。四、有关铁皮石斛杂交、诱变和转基因方面的育种工作还没有报道,但是在兰科植物研究中却常见。加强铁皮石斛抗病性、抗逆性等优良性能的育种工作,对铁皮石斛进行适应性训练,使铁皮石斛在其他地区能够正常生长。五、利用植物细胞培养技术对石斛细胞进行培养,收集其产生的次生代谢物,直接生产药用活性成分,具有优质、高效、易于管理、劳动强度低、不受自然条件影响和不占用耕地等优点,从根本上解决了石斛生长缓慢,栽培条件要求较严的问题[4,8,10,15]。 参考文献:
 
  [1]李雪,刘建福,曾小爱等.不同基质和容器对铁皮石斛生长和生理特性的影响[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2,37(8):124-128.
 
  [2]刘仲健,张玉婷,王玉等.铁皮石斛快速繁殖的研究进展[j].植物科学学报,2011,29(6):763-772.
 
  [3]李景云.铁皮石斛组织培养研究进展[j].黑龙江农业科学,2013(12):148-149.
 
  [4]魏丽芳,于桂芬,冯国宝等.铁皮石斛组织培养与快速繁殖研究进展[j].安徽农业科学,2013,41(35):13561-13563.
 
  [5]常美花,金亚征,王莉.铁皮石斛快繁技术体系研究[j].中草药,2012,43(7):1412-1417.
 
  [6]王春,郑勇平,罗蔓等.铁皮石斛试管苗快繁体系[j].浙江林学院学报,2007,24(3):372-376.
 
  [7]郑志仁,朱建华,李新国等.铁皮石斛的离体培养和快速繁殖[j].上海农业学报,2008,24(1):19-23.
 
  [8]邵华,张玲琪,李俊梅等.铁皮石斛研究进展[j].中草药,2004,35(1):109-112.
 
  [9]张治国,刘骅,王黎等.铁皮石斛原球茎增殖的培养条件研究[j].中草药,1992,23(8):431.
 
  [10]陆兵.铁皮石斛组织培养研究进展[j].黑龙江农业科学,2009(2):164-167.
 
  [11]戴小英,张淑霞,周莉荫等.铁皮石斛不同外植体组培快繁技术比较研究[j].中国农学通报,2011,27(10):122-126.
 
  [12]蒋向辉,佘朝文,王善粉等.不同激素浓度对铁皮石斛高效快繁体系的影响[j].江苏农业科学,2010(1):76-78.
 
  [13]唐桂香,黄福灯,周伟军.铁皮石斛的种胚萌发及其离体繁殖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2005,30(20):1583-1586.
 
  [14]李进进,廖俊杰,许继勇等.agno3在铁皮石斛组织培养中抗衰老作用[j].中草药,2007,38(6):914-917.
 
  [15]秦廷豪.铁皮石斛的组织培养与快速繁殖[j].热带农业科学,2008,28(1):25-29.
 
  [16]艾娟,严宁,胡虹等.温度对铁皮石斛生长及生理特性的影响[j].云南植物研究,2010,32(5):420-426.
 
  [17]张明,夏鸿西,朱利泉等.石斛组织培养研究进展[j].中国中药杂志,2000,25(6):323-326.
 
上一篇:鲜铁皮石斛能生吃吗,生吃铁皮石斛什么味道
下一篇:铁皮石斛生长环境及对生长环境的要求
隐藏边栏